1. 微擎百科首页
  2. 创业分享

上传违规图片恶意举报陷害同行?社交软件Soul合伙人被批捕!

互联网行业的恶性竞争,并不鲜见。
但是,为打击同行,故意在竞争对手的APP上散布有害违规信息,“设局”进行恶意举报,导致对方的APP被下架处理三个月,造成被害公司增长几近停滞、业务严重被危害的,Soul案可能是国内互联网圈被公布的第一起,其背后凸显出了陌生人社交领域的焦虑和竞争无序。

明天就是315了,近日笔者看到一则有趣的新闻。融资数亿美元、总用户过5000万、日活数百万,去年备受好评、被多家机构评为“新社交最大黑马”的独角兽Soul又上热搜了。

但和上次因为流量过大,服务器瘫痪导致的APP登陆崩溃上热搜不同,这次被上热搜的原因是:”合伙人设局举报对手,恶意竞争被批捕“。

相信大家都看到过不少关于Soul的广告。不管是在抖音,QQ还是微信,推特,微博,甚至美图秀秀,都能看到Soul的广告,那一句“跟孤独的自己告个别,互瞒身份,匹配聊天,寻找懂你的TA“的广告文案确实触动了不少年轻人的心,Soul号称是基于心灵的智能交友平台,自上架以来收获了不少忠实的粉丝用户。

合伙人设局陷害Uki

2019年7月,社交应用Soul的合伙人李某(负责Soul公司产品运营和内容审核)发现有一款名为“Uki”的APP与公司产品“Soul”功能类似。为了打击竞争对手,李某授意下属、公司员工范某收集Uki上的有害违规信息,几番寻觅却没有如愿。于是,李某开始授意下属通过“钓鱼”的方式收集:“如果在Uki上找不到违规内容,就用自己注册的账号在他们平台上发布违规内容,然后再截图。”

随后的10月,员工范某分别用自己和同事的手机在Uki平台上注册两个账号,并通过账号发布了涉黄有害言论和图片,截图后向有关部门举报。

这一操作致使Uki App于去年11月初开始被下架,公司被监管部门约谈。

事情败露,Uki公司报警

去年11月,Uki突然收到某应用商店发来的通知,称其APP“因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被下架”。很快,几大主流应用商店陆续下架了Uki。监管部门也打来电话,告知其产品下架原因是“存在涉黄有害的低俗内容”,要求整改。

Uki创始人孙铭君在司法调查中透露,在Uki平台上,通常只有通过机器+人工审核的图片才能最终发布出来被其他人看到。经过排查,Uki工作人员在当时的审查过程中已监测到有可疑账号上传涉黄图片,并立即将该信息删除,没有发布到网上。

因此,该信息是用户发布后,通过自己的账号截图,利用截图页面举报。

之后,Uki公司又发现发布有害信息的两个账号都来自同一地址,且在发布有害言论图片后都迅速修改了头像,遂向公安机关报案。

2020年2月19日,公安机关将该案提请普陀区检察院批准逮捕。普陀区检察院经审查认为,嫌疑人李某基于对同行恶意打压的目的,在被害公司已经审核做出删除或禁言的情况下,仍通过截图自身发布的有害信息的方式,造成有害信息已公布的表象,并向监管部门举报,导致被害单位负责人被约谈、APP下架,商业运营陷入停滞,损害了被害单位商业信誉与商品声誉。

目前,在作出批捕决定后,普陀区检察院及时与相关部门沟通,“Uki”APP目前已恢复部分功能,并在应用商店重新上线。

知乎答主 @马力 粗略统计了一下,高峰期的Uki日活200万,被恶意举报后,仅剩20万。

可以说在此期间,Uki用户数据呈断崖式下跌、公司业务几近停滞,重新上线十多天后增速仍不及下架前三分之一。

启信宝数据显示,Soul隶属于上海任意门科技有限公司,2016年12月获得天使轮融资,投资方为璞聚投资、简鸣资本、北京明隽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Ventek Ventures;2017年06月,该公司获得A轮融资,投资方为MFund魔量资本和晨兴资本;2018年1月,该公司获得B轮融资,投资方为DST和元生资本。该公司的C轮融资金额和投资方均为透露。

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开始进入社交领域的Uki,隶属上海牛咖信息科技,接受了来自九合资本和经纬创投的融资,以大数据为基础,利用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和深度学习进行内容和人群分发,满足青年人交友需求。2018年12月,Uki app进入社交类app下载排行前10。截至2019年底,Uki app注册用户约2500万。

21世纪经济报记者联系了Uki公司的相关负责人,他确认了公司的遭遇,但由于案件仍在审理中,不便评论更多。“目前已恢复上架,正在积极复工复产,新增用户以此前日均1/3的量在回升。”

互联网行业的恶行竞争,并不鲜见

商场如战场,互联网行业的竞争,并不因行业里种种高大上的名词而同样高大上。Soul不是首个这样做的公司,历史永远是相似的。

2017年8月,某辅导题软件A,举报竞品B存在低俗内容。随后B报案,控诉A蓄意抹黑。
证据是,B发现涉事帖子的发布者,发帖来源用的虚拟号码+虚拟IP,但是由于设备号——即deviceID不变(同一设备访问时有固定的deviceID),进而查证到这些设备访问日志获取的IP为A的办公区。

但是,为打击同行,故意在竞争对手的APP上散布有害违规信息,“设局”进行恶意举报,导致对方的APP被下架处理三个月,造成被害公司增长几近停滞、业务严重被危害的,Soul案可能是国内互联网圈被公布的第一起,其背后凸显出了陌生人社交领域的焦虑和竞争无序。

此前,工信部曾多次出台政策,明确互联网企业不得恶意干扰用户终端上其他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的服务,或恶意干扰相关软件等产品的下载、安装、运行和升级。
2020年3月1日起,《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开始施行。规定明确,网络信息内容服务使用者和生产者、平台不得开展深度伪造、操纵账号等违法活动。网络信息的内容生产者也应当遵守法律法规,不得制作、复制、发布不良信息等。
尽管政策法规在前,但总有不良企业在竞争不择手段、以身试法,陷行业于恶弊。究其原因,一种观点是移动互联网行业处于碎片化时代,在BAT等老牌巨头之外,新的加入者也希望从中分得一杯羹。创业的门槛和成本在提高,大浪淘沙,刚站稳脚跟的一批创业公司又将面对数据持续增长、商业模式厘清,才有可能获得资本的认可,从而“活着”进入下一阶段,危机感之下,竞争手段难免突破下限。
尤其是在陌生人社交领域,行业受政策影响越来越大。在陌生人社交领域,产品因涉黄被下架的事情更是时有发生。2019年,数十款社交APP扎推上线,光有BAT等大厂背景的产品就不少于15个。小众即时通信工具专项整治出台后,比邻、密语、聊聊、音遇、探探、最右等都遭遇下架,监管趋严引领行业向合规化。
2019年8月,Mob研究院发布的《2019陌生人社交行业洞察》显示,陌陌、探探的安装量分列第一第二,紧随其后的是Soul、Uki和积目。而在日留存率方面,Uki则是超过了Soul。
MobTech分析认为,陌生人社交应用的通常问题在于,用户匹配之后缺乏有效的沟通推进方法,社交破冰对产品提出了更高的算法和大数据要求。此外,社交平台的质量还容易受到内容影响,未来,只有合规化发展才可持续。

最后

能约束一个企业不采取恶意竞争行为,除了法律法规,还有价值观。
商业竞争中,企业的价值观是底线,而不是靠法律法规的强制约束。
文章摘自:21世纪经济报,腾讯新闻,部分内容有修改。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微擎百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7.wiki/startup/3421.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